7.遇見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吃完東西,景福就開始幫著瓔珞收拾東西了。

    瓔珞要帶的東西不多,只有幾套衣服,還有平時慣用的一些小東西。她把許多東西都留在這里,就是打算閑著沒事的時候就回來看看景福。

    景福本來還挺傷感的,等瓔珞告訴她要經常回來看她之后,景福就開心到起飛了。

    她們還沒收拾完,又聽見有人敲門。景福撅著嘴去開門了,心里還在抱怨怎么老是有人打擾她和瓔珞的相處,明明瓔珞過一會兒就離開了。

    沒想到打開門見到的竟然是一個穿著小廝衣裳的年輕男子,景福被嚇了一跳,后退一步打量了那男子半天,發現這人確實面生之后,就有些害怕,她聽幾個小丫頭說最近旁的府老是有陌生男子扮作小廝勾引小丫頭,好幾個丫頭都被騙了呢!

    “你是誰?你找誰?你來這里做什么?”景福把小身板躲在門后顫著聲兒問。

    成元被景福一連串的問題砸的不輕,他都不知道該回答哪個了。再看看小丫頭畏畏縮縮的樣子,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把一個小丫頭嚇成這樣,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樣子,挺正常的呀,至少他成元算的上是侯府里數一數二模樣周正的,怎么就嚇到了人家小姑娘?

    雖然覺得面前這小姑娘有些奇怪,但成元想起了侯爺的吩咐,說是一定不能讓瓔珞姑娘受委屈了。

    轉念一想,面前這丫頭應該就是瓔珞姑娘身邊的景福了,看她圓圓的臉就知道了,聽說整個侯府沒有比景福更愛吃的小丫頭,所以她的臉吃的格外圓潤,看起來有些喜慶,既然是瓔珞姑娘身邊的人,所以她也是個不能欺負的。

    “我是侯爺身邊的成元,你叫我元大哥便是。我先前陪侯爺在軍營,一直沒有回來過,景福姑娘見我面生實屬正常。我這般來是帶了侯爺的話給瓔珞姑娘,不知瓔珞姑娘可在?”成元禮貌道。

    瓔珞這便出來了。

    成元打眼一瞧,立馬明白了多年來不近女|色的侯爺為何突然開口要丫頭了,除了小了點,這姑娘的容貌、周身的氣度與那些京城的貴女們相比都是不差的,若是這樣的人兒放在任何正常男人面前,只怕就沒有不想要的。

    “瓔珞姑娘,咱們侯爺說了,你只用簡單收拾一下就好了,麒麟院里都備好你的東西了。你看什么時候方便去?侯爺的意思是讓你什么時候收拾完了什么時候就可以去了,若是你收拾好了的話,現在就去是再好不過的,我還能幫你拿個東西。當然,你什么時候去都可以的。”成元低著頭不敢亂看。

    成元態度恭敬,讓瓔珞心里更沒譜了。若是他此刻居高臨下的,瓔珞心里還能好受些,但如今這般,只會讓瓔珞更加擔憂未來。

    瓔珞連忙謝過侯爺的恩典,又拒絕了成元的好意。

    送走了成元之后,瓔珞又磨蹭了半天...就是不想去麒麟院怎么破!!!

    但是無論她怎么磨蹭,時間總是過去的飛快,還沒給她發呆的時間呢,眼見著就到掌燈時分了,期間陳媽媽還來催了一次,堅持要把她送過去,她連忙婉謝了。她只有一點東西要帶,如何就需要麻煩別人了。

    瓔珞提起一口氣,聽陳媽媽和成元的口氣,看來今天是就要到麒麟院的,再拖不得了。

    她抱著小包袱,朝著麒麟院的方向走去,頗有些赴死的決心。

    今日本就是侯府的喜慶日子,天色剛擦出一點黑,就有那殷勤的下人趕忙點了燈籠。廊下、亭邊、水榭上、花池旁,都被紅艷艷的燈籠點亮了。

    開始泛黑之后,那天色就跟涂了墨似的,不知不覺間就暗沉了下來,也讓那點點光亮便開始暈染開來,霎時間就讓整個侯府都氤氳在一片溫潤的亮色之中。

    瓔珞定了定心神,看了看前方有些黑的路,在周遭光明的映襯下越發顯得它的陰森,瓔珞不由心里一緊。她素來怕黑,這條路是去麒麟院最近的路,她本來就耽誤了些時間,怕去晚了被侯爺不喜,就選擇了這條路。

    本來麒麟院的人手就不多,如今侯爺回來了,那里才算有了人氣。這條路本沒有幾個人走,眼下雖然也被幾個有心的下人掛了燈籠,但是對瓔珞來說,著實是黑了點。

    瓔珞吸了一口氣,她在心里告訴自己這并沒有什么。她心里默念著《道德經》,眼只管看前方,半分都不敢亂瞄。

    小道邊植的有幾株松柏,聽說是侯爺喜歡的樹,但是瓔珞眼光掃到那在夜色下影影綽綽的枝擺,心下驚恐不已。大戶人家的院子里大多都是種花草的,因為看起來美觀又大方,但是鮮少有種松柏的。

    侯爺為何要喜歡這種樹,夜里看起來就像個人影似的,端的是嚇人!

    這里平時沒有人走,所以整個小道上只有瓔珞一個小姑娘,她縮了縮肩膀,不去聽自己的腳步聲,心里只管默念著書里的內容。

    陡然間,幾株低矮的花樹間跳下一只花貓,結結實實把瓔珞嚇了一跳,把她懷里的包袱都嚇掉了!

    等瓔珞回過神的時候,看見那花貓“喵”了一聲,又扭著肥碩的身子往花叢深處鉆去了。瓔珞方才松了一口氣,那花貓她認識,是李廚娘家的。

    瓔珞這才有心思低頭彎腰去撿包袱。她又細心的把包袱拍了拍,她一向愛潔,所以容不得身邊的東西染上污物。

    等她再抬起頭的時候,真真切切又被嚇了一大跳!

    猝不及防的發現她面前有個高大欣長的男子!離她只有兩步遠!迫人的威壓猶如大山一般壓過來,直壓的瓔珞心跳都漏跳了幾下,接著又跳的如敲鼓,她自己都受不了了!

    瓔珞忘卻了呼吸,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走路沒有聲音,眼前的莫不是...

    她嫩白的小臉一下子就變得慘無血色...怎么就被她撞見了!

    瓔珞閉著眼,吸了一口涼氣,心跳都漏了半拍。她顫著聲兒直接把《道德經》背了出來,過了片刻,她感覺到面前的威壓還沒有離開,更慌了,又開始背起佛經。

    邵晏見面前的小人兒把“我自無心于萬物,何方妨萬物常圍繞”都背出來了,心中好笑,不由發出了一陣清泉般干凈低沉的輕笑。

    瓔珞的小臉皺的更緊了,好在沒有繼續背書了。會笑,有聲音,那么應該是個人了!她輕輕的掀起眼簾,只見一個清俊至極的人正抱臂看著她,他的面容有些冷清,在瑩瑩之光的映照下益發彰顯出他絕倫的氣質。

    若是細看之下就會發現他的眼底滿是戲謔,嘴角也噙了一抹笑意,不過緊張的瓔珞沒有發現便是。

    她的視線下移,果然看見鵝卵石鋪就的小道上有兩道人影斜斜的灑在路上,一道是她的,一道是面前人的——有影子,那就是人!瓔珞舒了一口氣。

    “怎么,不背書了?”那人的聲音辨不清感情,有些冷冽,卻又好似有些輕松。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