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一臉懵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景福湊到瓔珞身邊,拉著她的胳膊,沖著成音示威:“跟你說了我來是找人的,你偏偏不信,瓔珞就是我要找的人!”

    成音的視線落在瓔珞身上,停頓了片刻,沒有說話,就移開了。

    景福見成音不說話了,以為他是理虧,不由聲音更大了:“你這人真是腦袋被踢了,我不就是在院門口蹲了一會兒嗎,至于把我當成壞人嗎?瓔珞,你說我長得像壞人嗎?”

    瓔珞看她一眼,白嫩嫩的小丫頭,臉圓圓的,分外可愛,哪里就像壞人了。瓔珞抿唇笑了。

    成音的余光掃到瓔珞在笑,頭偏開的更遠了。

    “那我問你是來做什么的你為何不說話?”成音的聲音其實很好聽,就是有些冷。

    景福的頓時飛上一片紅霞,小聲吶吶道:“我不過是看你長得好看,多看了幾眼,才忘記說話了,你至于嗎!我后來說我是來找人的了,可你不信!”

    成音的眉頭擰起來了,瞪了景福一眼,他的眼神好像在鄙視景福膚淺。

    景福也不是傻的,撇撇嘴,鼓著腮,氣呼呼道:“臉長的不就是給旁人看的?我看你兩眼又如何,難不成你的臉只許自己看,那你干脆把銅鏡吊在額前,好時時刻刻都能欣賞自己的美、貌!”

    成音被“大放厥詞”的景福震驚到了,臉黑的都能用毛筆蘸了直接寫字!

    “而且你只是有一點點好看而已,還沒有這里的成元大哥好看!他多么和順,就你跟老虎似的,看你兩眼就想咬人!”景福還不解氣,把成元也扯進來了。

    路過的成元:“......”臥槽,他聽到了什么,慢著,竟然有人在夸他!

    成元輕咳一聲,偷摸的整了整衣衫,昂著頭從方才夸他的那小丫頭身邊走過,就等那小丫頭喊住他了。

    他還特地晃了一圈,沒想到......那小丫頭竟然沒有看見他!!!簡直了!成元淚牛滿面的走了。

    瓔珞有心給景福解圍,也不想給成音難堪,就輕聲問景福:“你蹲在院子門口做什么?”

    景福咬咬下唇,不好意思的跟瓔珞咬了咬耳朵,瓔珞一聽原由,臉也是微紅。

    成音奇怪的看了她們一眼,視線停留在瓔珞緋紅的小臉上時,好像久了些。他自己也意識到了這點,對瓔珞說:“既然是來找你的,那就無事了。”說罷,他一扭頭,甩了甩衣袖就走了,只留下一個清冷的背影。

    景福嘟囔道:“這人除了皮相好了點,簡直就是一無是處!脾氣還這么臭,以后肯定找不到媳婦兒!”她忽的一頓,一臉緊張的握著瓔珞的手,“這人沒有欺負你吧?”

    瓔珞好笑的搖搖頭:“其實成音大哥為人也很好的,就是性子冷了些,不大愛說話。”

    景福“哦”了一聲,又道:“那豈不是跟侯爺一樣的?”

    瓔珞想了想侯爺平時的樣子,他并不難相處,性子也沒有成音冷,上次還給她擦手來著......想到這里,瓔珞的臉更紅了。

    兩人進了麒麟院之后,景福被這里的簡單清靜震驚到了,她悄悄的問瓔珞:“這里真的跟傳言中的一樣清靜,連下人都很少呢!”

    瓔珞點點頭,輕聲道:“侯爺喜歡安靜,人多了難免嘈雜。”

    說著帶著她進了自己的屋子,讓她坐在榻上坐好,又給她倒了杯熱的糖水,讓景福在手里捂著。做完這些她才問景福:“既然身子不爽利,作何跑這么遠來找我,我去尋你就好了。”

    景福臉上難得浮現一抹羞赧:“葵水來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能因為這個就耽誤了我找你。”她的聲音越說越軟,到后面都是在跟瓔珞撒嬌。

    “瓔珞,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每日咱們只能在老夫人那里見上一次,而且又不能說話,你來去都匆匆,每次都跟在侯爺身后,我連跟你打招呼都怕被侯爺看到!”

    “你不知道,侯爺護你跟護崽子似的,每次你剛到老夫人那里,他就用身子遮住你,不叫我看你。你出來的時候,他還擋著你,我有時候連你的頭發絲都看不著!”景福有些小憤恨,跟瓔珞打小報告。

    瓔珞:“......”孩子,你想多了吧!

    瓔珞好笑的替景福捋了捋額前的散發,解釋道:“侯爺身形高大,我在他身后你看不著也是難免的,這樣,以后我去老夫人那里的時候,就往側邊偏一點,這樣你就能看見我了。”

    景福差點拍手說好,她搓搓手,表情有點小雀躍:“那就這樣說定了呦!可不能再被侯爺擋著了。”

    剛睡醒的侯爺莫名其妙打了個噴嚏,心里暗暗道:一定是他的小姑娘在想他!

    景福在瓔珞那里坐了好久才回去,走的時候手里還帶了許多瓔珞給她的東西,有吃的,還有穿的、戴的、用的,整她都不好意思了。

    瓔珞與她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不大愛吃零嘴,宋媽媽人好,總愛給我這些,我吃不完不也是浪費嗎!還有侯爺給我的這些東西,我也用不著。擱我這都是浪費,還不如給了你。”

    景福聞言細細的看了瓔珞幾眼,又看了看手里的胭脂水粉,然后才嘆道:“你是天生麗質,自然不需要這些。你什么也不擦就是最好看的。”

    “好了,別貧了,要是一會兒回去晚了李廚娘沒有給你留飯怎么辦!”瓔珞嗔景福一眼,催她回去。

    景福這才戀戀不舍的離開,她跟瓔珞揮揮手:“你得空的時候別忘了去尋我玩!”見瓔珞點了頭,她才滿臉笑容的離開了。

    侯爺剛睡醒,眼神還有點迷茫,他招招手喚來成元:“看看瓔珞在做什么,如果她正無事的話就叫她過來。”

    成元心里冷漠臉,他已經習慣侯爺成天逮著他問瓔珞的事了。

    成元走到瓔珞的房間門口,景福剛好出來。

    看到成元,景福笑的甜甜的:“成元大哥也在呀!”

    成元:“......”合著剛才這小丫頭是真的沒有看見他!他不禁有些憂傷,他的存在感到底有多低!

    景福笑瞇瞇的從幾個大大小小的盒子、包袱中摸出一個小袋子,遞到成元面前:“這是芙蓉糕,可好吃了,成元大哥你要嘗嘗嗎?”

    成元突然有些小感動,臥槽,是他的精神感動天地了嗎?竟然有小姑娘給他送吃的了。

    成元雙手幾乎是顫抖著接過那一小包芙蓉糕,一把揣進懷里,就聽到小姑娘那軟軟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成元大哥,你送我回去好不好,這些太沉了,我一個人拿不動!”

    “好!”成元立馬就屁顛屁顛的接過景福手里的大包小包,豪氣道:“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成元就是仗義,以后你見到我不必客氣!”

    說完,他還不忘回頭提醒在門口站著似乎是看愣了的瓔珞:“侯爺喚你過去呢!”

    瓔珞一臉懵,誰來告訴她,從前那個一口氣能提兩大桶水的景福去了哪里?!!她一定是看見了假的景福!

    瓔珞轉身去了邵晏的房間,輕扣兩聲房門,緩聲問:“侯爺,您喚奴婢?”

    “嗯,進來罷。”邵晏已經把臉洗好了,整個人看起來清爽無比。他又換了件天青色的直綴,墨發用一跟玉帶散散的束著。

    瓔珞進來的時候著實被驚艷了一把。

    邵晏比尋常男子稍微白一點,卻絲毫沒有陰柔的感覺,反而讓人覺得他有如神祗。他的薄唇被水潤過,臉上還漾著水光,墨發黑眸,此刻看起來與十七、八的少年沒有什么區別,恣意瀟灑,只不過他的聲音更低沉。

    瓔珞聽到他用那把沙啞低沉的嗓子問她:“你字寫得如何?”瓔珞心頭一跳,她怎么覺得,侯爺的聲音這樣好聽,很男人,很野性,瓔珞的心被不輕不重的撓了一下!

    “奴婢的字...實在是不堪入目!”瓔珞攥緊了袖中的手,好幾息之后才把心頭那點異樣排出去。

    確實,她對自己的字實在是沒什么自信,連老夫人都曾經逗過她,說她哪點都好,就是字寫得有些“與眾不同”。

    邵晏眉梢間染了笑意,卻偏過頭去,不叫瓔珞看見。他以前無意中見過瓔珞的字,圓圓的,看起來有些幼稚。當時他壓根沒有想到這會是他那個看起來很有靈性的未來妻子寫的,他還拎著那字笑了半天。

    齊氏見他笑的厲害,就在后頭跟他說:“瓔珞這小姑娘哪點都好,知書達理,品性純善,就是有一點——字不太好看。”

    邵晏一聽就又笑了,當時他就琢磨著,要找個時候親自教小姑娘寫字。

    這不,立馬就付諸實踐了。

    “無妨,你替我抄寫經書。母親信佛,她定會喜歡的。”邵晏為她指指大理石的桌案,示意她在那里寫。

    瓔珞抬眸一瞧,紙墨筆硯都擺好了,那紙似乎還是上好的澄心紙。瓔珞心里有些打突突。以前老夫人也讓她陪著一起抄過經書,只不過老夫人說她的字不夠功夫,給她撥了一沓紙,讓她閑著無事的時候就練練字。

    她也練過,還練過不短的一段時間,只是因為沒有人指導著,進步也不大。

    邵晏就在一旁捧著本書讀的入迷。瓔珞悄悄瞄了一眼,依稀可以看見書名是《周髀算經》。

    瓔珞還沒來得及收回目光,就撞進了邵晏的星眸里,他的眸子亮的驚人,里面似乎又含著一種她看不懂的情緒。瓔珞被這雙眸子震懾到了,下意識的收回目光。

    “你看過這本書?”邵晏敲了敲書面,有些好奇的問瓔珞。

    “回侯爺的話,奴婢僥幸在老夫人那里看過,不過未得閑讀全。”瓔珞垂眸,恭恭敬敬的回答。

    其實邵晏喜歡小姑娘在他面前露出不一樣的表情、情緒,那樣就會讓他覺得他是與眾不同的,所以他不喜歡瓔珞對他恭敬,他心里還是把她當做前世的小妻子一樣的疼。

    “你喜歡術學?”邵晏挑起了眉梢,有些驚訝,沒想到他的小姑娘竟然喜歡這種書。這本書里說的問題都是有些刁鉆的,需要動腦子的,好些文人都讀不通透,她一個小姑娘竟然讀過這書?

    “算不上多喜歡,只是閑來無事打發時間。之前看過《緝古算經》和《數術記遺》,所以對這些有些興趣。”瓔珞淺淺一笑。

    邵晏卻問她:“《數術記遺》?你是在母親那里看的嗎?”

    瓔珞一愣,仔細想想卻發現想不起來,不由有些困惑,睜大了眼睛,迷茫道:“奴婢也忘了。”

    邵晏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不記得在哪里看的書了,卻記得看過的書的內容。他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數術記遺》在世間極為罕見,他也想看,但是卻買不到,聽說整個大耀只有一本手抄本在首輔府,他當時還有些遺憾。

    瓔珞能看過肯定是在首輔府里看的,她卻不記得了,只懵懂的以為是在老夫人那里看的。

    想到這里,邵晏有些心疼,面上卻不敢顯露分毫。他示意她可以開始抄經書了,自己對著書發了半天的呆。

    小姑娘記得自己讀過的書,卻不記得自己從前的經歷。邵晏有些頭疼,他決定以后要找神醫好好詢問一番,看看小姑娘還有沒有恢復記憶的可能。

    瓔珞抄了一刻鐘,手中的筆就被人奪了,她回頭去看,邵晏一臉正色的站在她的身后,離她極近,他一動,衣擺就不經意間拂過她的后背。瓔珞身體一僵。

    邵晏低下頭,彎著腰,這樣一來又靠近了她幾分,瓔珞能聞到他衣服上淡淡的熏香味道。

    “你拿筆的姿勢不對,你看我,應該這樣。執筆無定法,要使虛而寬。”邵晏說著,給瓔珞做了個示范,是文人常用的三指執筆法。

    他的手其實挺好看,不像尋常男子的手那樣指節粗大,他的手又直又長,看起來很養目。

    邵晏怕瓔珞看不清,特地又貼近了幾分,這樣一來,瓔珞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他溫熱結實的胸膛貼著她的后背。瓔珞下意識的往前避了避,卻被邵晏一把攬住腰。

    瓔珞聽到邵晏在她耳側低聲道:“專心!”

    那聲音帶著些許沙啞,格外的惑人。

    他一說話,灼熱的氣息就噴灑在了瓔珞小巧的耳墩上,瓔珞有些不自然,但邵晏放在她腰上的手還沒有離開,她也不敢掙扎,怕邵晏又要說她不專心。

    邵晏垂眸看了眼小姑娘,對她的聽話很滿意。他的手還放在小姑娘的腰側,現在已經臨近夏日,小姑娘穿的衣衫已經不似剛來時那樣厚了,中衣外面只穿了一層薄衫,本就不盈一握的腰被腰帶束著,不僅顯得她的腰更細了,還讓她的胸脯處兒顯得有些起伏了。

    確切說,是邵晏舍不得離開。小姑娘很瘦,但周身都很軟,尤其是腰間,邵晏的大手一握,似乎都掐進去了。

    邵晏的眸色深了些,不動聲色的移開了大掌——他怕自己再不移開,就要把持不住了。

    偏偏小姑娘身上有種勾人的香味,甜甜的,似乎就縈繞在你的鼻尖,可是當你凝神去聞的時候,卻尋不到半點蹤跡,不在發間,也不在衣衫上,似乎藏在那被梅花扣緊緊扣著的領子里。

    邵晏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小姑娘細白的脖頸上,目光有些癡迷了。

    “是這樣嗎?”他低頭一看,小姑娘已經從筆架上又拿了一支筆,學著他的樣子擺好姿勢,詢問似的問他。

    不得不說,小姑娘確實很有靈性,只一眼,就模仿的差不多。

    邵晏微微退開一步,低頭瞅她一眼,心不在焉道:“對,就是這樣。”

    小姑娘又問他:“侯爺您說,我若是寫字無力,該怎樣克服呢?”

    瓔珞的聲音格外的軟糯,落在邵晏耳中,又讓他一陣心猿意馬。好不容易克制住了,他才輕咳一聲,然后跟小姑娘講解。

    “你如今還不大熟練,執筆不要太高,用力也不用太大,就當做尋常攥了雙筷子一樣,用力過大反而就沒有效果了。我這里有一方臂擱,你且拿去,以后練字時放在腕下,長久以后,腕力自然就有了。”

    瓔珞順著邵晏說的試了試,果然發現很順手,她心里不由有些崇拜邵晏。

    “謝過侯爺!這樣真的有用呢!”小姑娘一臉欣喜,仰著頭望他,眸子里亮晶晶的,那一小截露出脖頸的弧度更加優美了,邵晏聽到自己的心猛的在胸腔里撞了一下......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