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綺夢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瓔珞把湯又熱了熱,才端到邵晏的房間。

    這時邵晏已經沐浴完畢,正隨意的躺在榻上, 手里還拿著本書。他披著一身染著水意的墨發,連臉上都似乎有水光氤氳著, 看起來俊美又清冷。

    瓔珞見了這一幕,忙拿了干凈的帕子, 走到邵晏身邊,小聲的詢問:“侯爺, 濕發容易染風寒,讓奴婢為您絞干吧。”

    邵晏本來正糾結著怎么才能面對瓔珞的時候不尷尬, 沒想到瓔珞自己遞了跟梯子過來, 這樣一來,他也就順梯而上了。

    他淡淡的“嗯”了一聲,坐直了身體, 方便瓔珞為他擦發。

    “你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以后在我面前就不用自稱奴婢了。”邵晏想了一會兒,才徐徐說道。

    瓔珞先是有些錯愕, 回過神來之后發現無法拒絕, 也就點頭應下。

    一時無話。

    小姑娘動作輕柔,手法嫻熟,邵晏這幾日都沒有休息好,本就有些乏累,鼻息之間又盡是少女的馨香,甜甜的,暖暖的,邵晏立馬就昏昏欲睡。

    瓔珞擦完發,出去洗了帕子,回來就見到邵晏歪著脖子靠在榻上睡著了。

    瓔珞出神片刻,看著邵晏長出淡青胡茬的俊臉,不由有些心疼——怪不得李廚娘要為侯爺做補湯了!

    罷了,先讓侯爺休息吧,這湯等他醒了再熱也行。這樣想著瓔珞就萬分小心的端起了湯,連人也準備一起離開,走路的幅度都比平時小了許多,生怕發出什么聲音打擾了邵晏休息。

    不過邵晏睡得本來就淺,他的耳力也異于常人,再細微的聲音入了他的耳都得放大一倍,他一睜開眼,就正好瞧見瓔珞正提著食盒,款款走出房間。

    怎么就走了!

    邵晏輕咳一聲,裝模作樣的一手扶額,一手摸了摸腹部,口中嘀咕著:“怎生覺得有些餓了!”

    這嘀咕聲不大不小,恰好能叫瓔珞聽見。

    瓔珞回頭一看,果然是邵晏已經醒了,她還有些擔憂是不是自己驚吵了邵晏,卻見他面色如常,瓔珞這才收起了不安,柔聲問道:“既然侯爺餓了,可要喝些湯?”

    邵晏沒說話,但是起身坐在了八仙桌旁,瓔珞就會意了。

    當食盒被打開的時候,邵晏還皺了下眉,問瓔珞:“怎么只有一雙碗筷?我一個人如何喝得下!”

    瓔珞抿唇笑了:“先謝過侯爺體貼,宋媽媽為我和兩位成大哥都做了菌菇湯,我們都已經喝飽了。但是侯爺您近日操勞太多,得好好補補,所以就沒讓您喝菌菇湯,怕您喝的撐了,這補湯就喝不下去了。”

    既然瓔珞都這樣說了,邵晏也就扯了扯唇角,端過瓔珞為他盛的小碗,執著湯匙嘗了一口。旋即他就皺起了眉,不太相信的問瓔珞:“這是你做的?”

    瓔珞搖了搖頭,額前的碎發就在空中飄了幾飄,看起來分外俏皮:“這是李廚娘特地為你做的補湯。”

    “哦”,邵晏有些失望,怪不得他覺得這湯有種怪怪的味道,原來不是他的小姑娘做的。這樣一來,他也沒了喝湯的心情。既然不是瓔珞做的,又這么難吃,他還喝它做什么!

    邵晏草草喝了幾口就放下了碗,評價道:“沒有你做的湯好喝。”

    聽了這話,瓔珞有些雀躍,侯爺這是在肯定她的廚藝!

    這時大廚房做的飯菜也送來了,滿滿當當的擺了一桌,瓔珞就沒有再為邵晏盛湯,她起身為邵晏布了菜。

    用罷晚膳,成元進來收拾了殘羹,瓔珞被邵晏帶進了書房。

    書房點的燭總是比旁的地方多,所以書房最是亮堂不過,把人的臉都映的暖暖的。

    邵晏在他的位置坐下,又隨手拉了張凳子,指給瓔珞坐。他這次翻看的是好些書信,成沓成沓的,約有兩掌厚,他眉頭也不鎖一下,拿起一封,拆了就讀。

    看了一兩封,他發現瓔珞還呆愣愣的站著,他輕笑一聲,然后給瓔珞拿出一沓紙,又把筆架、墨、紙鎮都推到瓔珞面前,與她說:“你若是不困的話就待在這里練字罷,過不多久你就要回去了,這字可不能叫人瞧不起。對了,我會找些師傅教你尋常貴女要學的東西,以后你就是京城貴女了,這些東西也不能比旁人落下太多。”

    瓔珞震驚的抬頭看了看邵晏,侯爺要將她送走?瓔珞第一反應不是開心,而是有些失落。她想問他“過不多久”是多久,但嘴唇翕張了幾下,最后還是閉上了。

    她執起筆,深吸了一口氣,把心里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都剔除了,一心一意的開始練字。

    寫了一張紙的時候,她用紙鎮壓了紙邊,等著墨跡自然干,而后拿出另一張紙,埋頭寫起來。等她寫到手酸脖子疼的時候,不經意間抬頭發現方才那張正晾著的紙上多了許多紅圈圈。

    她悄悄瞄了一眼邵晏,只見他正鎖眉看著信,認真入神,好像絲毫沒有注意到瓔珞的小動作一般,不過他的手邊的筆山上倒是放了一支筆,上面還能看見未干的朱砂。

    瓔珞心里一暖,輕輕的拿起那張早干了的紙,發現邵晏只給小半的字劃了圈圈,不由有些喪氣。

    她端詳著上面的字,發現邵晏給她劃圈的都是比較簡單的字,她正擰眉思索,忽的發現手一松,手里的紙就被邵晏抽走了。

    瓔珞怔忪的看著邵晏,邵晏卻一臉認真的指著紙上的字,一一解釋給她聽:“你寫的字單看還行,長進不少,但是放在一起就沒有輕重松緩了。譬如這個字,左邊就要小一點,而且兩邊要同時起筆同時落筆,你知道要怎么寫才和諧嗎?”

    “……寫瘦點?”瓔珞眨著眼睛說道。

    邵晏被瓔珞的回答幽默到了,他輕笑了幾聲,笑的瓔珞都不好意思了,他才斂了神色,一本正經道:“這樣說倒也不算錯,但字重在精髓,別看左邊的要小寫,整個字大半的精髓都在它上面,把它寫好了,你的字就練成了一半。”

    瓔珞恍然大悟的睜大了眼,眼尾微微上挑,這樣看著竟有幾分嫵媚。尤其是她雪膚紅唇,小臉嫩的能掐出水來,邵晏自然就多看了幾眼。

    看的邵晏竟有些口干舌燥。他暗罵了自己一句禽獸,又端起一盞已經涼了的茶灌入腹中,卻也絲毫不見消火。

    偏偏小姑娘身上的甜香一直往他鼻子里鉆,鉆的他的耳根都紅了,還不罷休。于是邵晏就不動聲色的離瓔珞遠了一些。

    等瓔珞寫完五張紙之后再抬起頭的時候,發現她和邵晏之間的距離已經由一臂遠變成了足足三臂遠。

    瓔珞:“……”所以侯爺身下的太師椅長了腿,會自己跑?

    轉眼已經到了戌時過半,成音在書房外輕扣房門,提醒邵晏應該休息了。

    兩人這才察覺已經這般晚了,邵晏眉心緊鎖著,他竟然讓小姑娘陪著熬了這么久,不可饒恕!但他還是不敢靠近瓔珞半分,因為今日也不知怎么的,他靠近瓔珞一點點就開始忍不住的悸動——上火?

    瓔珞還要伺候著邵晏洗漱,被他擺手拒絕了,小姑娘正是長身體的年紀,早睡才能長得好!

    說來慚愧,她本該是在首輔府里做著錦衣玉食的貴女,如今卻在他身邊伺候他的飲食起居,本來就叫邵晏十分介懷了,怎能叫她連腳也為他洗!

    若不是后來首輔府突然傳出寧家六姑娘的死訊,他只怕早早的就把她送回去了。他后來仔細琢磨了一番,得出一個結論,首輔府里有些事情也不是表面上那樣的,他的小姑娘回去了少不得要吃些苦頭。

    都怪他,沒有好好護住她!

    后來他派人暗中在寧四身邊散布了一些消息,讓寧四開始注意到了瓔珞,直到那天他登門求見,見到了瓔珞,邵晏才稍微放心些。

    上輩子就知道寧四護妹妹,況且又有消息顯示他這幾年確實沒有放棄過尋著瓔珞,果然寧四沒有讓他失望!

    晚間睡覺的時候,邵晏心里想著事情,但身體卻還記掛著瓔珞身上的幽香,久久都不能平靜下來。

    邵晏氣結,索性甩開被子,直接抱著水壺直喝了大半壺的涼茶,才復又躺回床上,被子也沒蓋,因為實在是太……燥熱了!

    熟知這還不算什么,好不容易等他睡著了,小姑娘竟鉆進了他的夢里,還跟那天一樣,修長纖細的腿勾著他的腰,軟軟的手臂圈著他的脖子,睜著水光瀲滟的眸子問他:“我哪里小了!”

    邵晏的目光下移,卻陡然發現她胸口的小包子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成了上輩子才見識過的饅頭,邵晏臉一熱,卻發現小姑娘還不依不饒的問他,聲音嬌媚的不像話:“你說嘛,我到底哪里小了!”

    說著,小姑娘還挺起了胸,他與她之間本來就貼的緊,她這樣蹭來蹭去的,把邵晏蹭的全身火氣。

    邵晏猛地俯下身,把小姑娘壓在羅漢床上,狠狠的攝住那瓣水嫩豐潤的紅唇 ……

    后來他正摟著小姑娘溫存,突然發現小姑娘驚訝的指著他的嘴:“侯爺,您牙上有菜!!!”

    邵晏渾身一涼,募地發現小姑娘的身影不見了,回頭去看,滿地都是綠油油的肥韭菜!!!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