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出門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看到這章的小天使不要急,會自動換回來的~么么噠~  瓔珞呼吸一頓,眼前的人不是...侯爺嗎!!

    先前她沒敢仔細看,但如今聽了聲音就確定了。侯府里這般品貌的除了侯爺還有誰!她去老夫人院子里送膳的時候耽誤了一會兒,恰聽到了侯爺和老夫人交談的聲音,那聲音跟方才聽到的幾乎一模一樣。

    瓔珞的水眸睜的大大的,上面小扇子一般的眼睫在如玉的肌膚上投下一些陰影,看起來說不出的可愛。

    又愣了片刻,看見侯爺欲走近,瓔珞才似剛反應過來似的,忙低頭行禮:“見過侯爺!”

    邵晏悄悄隱藏起嘴角的笑意,他簡單的回了句“嗯”就算是回答瓔珞的話了。說實話,他著實不習慣昔日嬌寵著的小妻子成了一個小丫頭,所以聽見她這般向他行禮,心里是抗拒的。

    但是低頭看見小姑娘拘謹害怕的樣子,那靈動的眸子四處亂看就是不敢看他,這是從前的他不曾見過的樣子,邵晏突然就覺得這樣也挺有意思的。

    把未來妻子養在身邊,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邵晏隨手接過小姑娘懷里的包袱,淡淡的道了聲:“走吧。”然后就轉身往麒麟院的方向走去。

    瓔珞留在原地愣神...所以,侯爺這是?

    “我要去尋母親,又想起她現在應該已經歇息了,索性就不去打攪了。”邵晏淡淡道,算是為他的行為做解釋了。

    瓔珞點點頭,她知道老夫人一向睡得早,眼下應該已經洗漱好準備就寢了。

    眼見侯爺身高腿長,沒幾步就把瓔珞落下了一大段距離,瓔珞看了看周圍黑乎乎的樹影,只得提起小碎步跟上。

    邵晏感覺到身后的小姑娘亦步亦趨的跟著,心情更好了,面容也柔和許多,周身的清冷之氣在不遠處的燭光之下暖化了不少,益發顯得俊美絕倫。

    但是想到手下傳回的消息,他臉上的笑意才漸漸淡去。

    邵晏雖然腿長步子大,但是他刻意放緩了步速,讓瓔珞很快就追上了。

    小姑娘就走在他左后側,落后他兩三步,他能清楚的聞到微風送來她發間的清香,還有獨屬與她的那種甜香,甜甜膩膩的,就像夏日里的一抹涼風,一直讓他迷戀不已。說不出的勾人,甜到人心里去,叫人聞了就恨不得把頭埋在她頸間細細的嗅...

    邵晏深吸了一口氣,停下腳步,扭頭去看小姑娘。

    “你叫瓔珞?”

    瓔珞一愣,她沒想到侯爺竟然在半道跟她搭話,但是她也不忘低頭答話:“回侯爺的話,是老夫人賜的名字。”

    她的聲音跟她的氣息一般甜,軟軟糯糯的,還帶著些少女的青澀,讓人聽了一次就忘不了,直往人骨子里勾。

    邵晏心頭卻是一陣難受,他不喜歡看到他的小妻子這樣低眉順眼的樣子,她應該是恣意嬌貴的,而不是現在這樣低聲下氣的。邵晏突然就恨自己了,只怪自己太過自信,以為她會很安全的在首輔府里等他去娶她,所以才沒有分出一份心去看照著她,導致了這個結果。

    他未來的妻子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拐了,叫他如何不自責!

    邵晏抿唇,聲音低了幾分,里面似乎有道不清的什么東西:“在我面前不必拘束,從今以后我會護著你。”

    ......侯爺護著她?

    瓔珞徹底呆了,她在腦海里自動把這話重復了好幾遍,然后一臉呆滯的抬頭去看男子。

    是了,他是侯爺,而她以后都會在他跟前伺候,做主子的定會護著做奴才的也不是說不過去。瓔珞這樣想著也就理解了。

    邵晏見小姑娘目瞪口呆的樣子實在可愛的緊,心里的煩悶也減了幾分。

    前世的他是個愣頭青,白長了這么大的塊頭,卻一點都不知道該怎么哄姑娘家。她又小了他六七歲,又生的那般嬌嫩,他對她說話都不敢大聲,生怕嚇到了她。

    把她娶進門之后,他連怎么哄她開心都不知道,平日里也不大說話,愣是把人家小姑娘嚇的都不敢大聲跟他說話。直到有一次她受了委屈,哭得好不傷心,他在一旁看的揪心,卻苦于嘴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安慰她。他心疼的緊,也不顧會不會嚇到她了,直接把她攬到懷里,大掌溫柔的輕撫她的頭安慰她。

    沒想到她卻驟然停了泣,眼睛睜的圓圓的看著她,一眨也不眨的,就在他以為她會因為他這個動作而生氣的時候,卻見突然她破涕為笑,那一笑猶如驟放的曇花,美不勝收!自那以后,他與她才算是敞開心扉了,他也最愛沒事就摸摸她的頭,她也喜歡依賴他的肩膀......

    邵晏看到小姑娘可愛至極的樣子,不由抬起手臂,情不自禁的想摸摸小姑娘的頭。

    動作未出,邵晏就尷尬的放下手,他忘了他已經重生了,而她也還對他不熟悉,差點就做出讓小姑娘把他當登徒子的行為了。

    他輕咳一聲,抬起下頷,示意小姑娘跟上。

    瓔珞只好提步跟上,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看不見的前方,侯爺因為她與他拉近距離的動作而翹起了嘴角。

    到了麒麟院,正是用晚膳的時候。邵晏直接把小姑娘帶到了他院子的廳堂,他隨手把小姑娘的小包袱放在了桌幾上,然后抬抬手,吩咐跟進來的成元擺膳。

    瓔珞還處于一片混沌之中,稀里糊涂的就到了這里。

    “你先去凈房洗手,一會兒...伺候我用膳。”邵晏本來想說陪我用膳,但是看見小姑娘身上穿著的侯府小丫頭統一穿的粉裙,他突然間就意識到她現在的身份,便擰著眉改了口。

    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調查的差不多了,明白這個時候把她留在侯府里是最安全的做法。他到底不忍心看著原本該嬌養著的小姑娘做這些下等的活兒,但經過許久的思量,他才狠下心來——無論是侯府還是那些勛貴世家,都斷沒有讓下人與主子同桌用膳的道理。

    瓔珞低頭應了,跟著成音進去。成音是成元的兄弟,長的比成元還要俊俏兩分。但是他話不多,許是跟在沉默寡言的侯爺身邊呆久了,他帶瓔珞進去的時候只微微一頷首,然后就在外面守著了。

    一晃過了小半日。

    后來她的手酸的不行,邵晏還吩咐成元打了盆熱水,抬了抬下巴讓瓔珞把手在熱水里泡了會兒。

    邵晏也收了書,長身立在窗邊看風景。瓔珞悄悄轉頭看他一眼,只覺得侯爺的樣子似有些落寞,周身清冷的不似凡人。

    “若是有一天,你的家人來尋你了,你會離開我嗎?”邵晏突然開口,問了瓔珞這樣一句話。

    瓔珞楞了半天,才琢磨清楚邵晏的意思。會離開嗎?她也不知道,她如今什么也不記得,只有侯爺和老夫人及身邊的人對她最好,她舍不得離開。但有時候她也會獨自憂傷,如果她有家人的話,那又該是什么情景呢?是父母把她賣了,還是她不小心與家人走散了,才被賣到這里來?

    但,讓她離開,她著實舍不得,而且她自有記憶以來,她就是在這里,不知不覺間對侯府已經生出了感情。

    “奴婢簽了賣身契,主子不吩咐,奴婢是不會離開的。”

    邵晏又靜默了許久,他看向窗外的眼神有些縹緲了,瓔珞一時間竟看不大懂。

    好在片刻之后,成音為她解了圍,他在房外敲門:“侯爺,寧家四公子遞了拜帖,說是有事求見。”他說完這些,又添了一句,“是首輔寧家。”

    瓔珞已經洗好了手,又仔細的用帕子擦了擦,轉身去看邵晏。她心里有些好奇,這還是侯爺回京這么久以來第一次上門求見他的呢!

    邵晏的身子明顯有些僵硬,他沉吟片刻,低聲吩咐:“你先把寧四公子帶到碧辰閣,讓陳管家好生招待,我片刻之后就去。”

    成音領了話就離開了。

    邵晏也從窗邊轉回身,看了瓔珞一眼:“你若無事的話就暫且待在這里吧。”然后他就進了內室,換了件玄色的,金線紋邊的袍子,墨發也被玉冠高高束起,看起來清貴無比,又分外的冷峻倨傲。

    瓔珞低頭應了。

    碧辰閣是侯府待客的地方,修建的極好,位置偏高,四面都可以賞景,周圍有假山還有淺溪。坐在里面可以欣賞到整個侯府的景色。不過齊氏不大與京城命婦交往,邵晏又常年不歸家,所以這碧辰閣極少有人造訪。

    寧涼瑜掀袍坐下之后,并沒有四處打量,只頷首等待著,看的出來他的教養很好。

    陳管家一拱手:“還請寧四公子稍等片刻,侯爺即刻就到。”說罷,他吩咐小丫頭人看茶。

    “無妨。”寧涼瑜淺淺一笑,笑的溫潤。

    一旁候著的幾個小丫頭看著寧涼瑜這一笑,俱有些面紅耳赤,心里都嘀咕著這位京城四公子之一的寧四公子生的實在好,這一笑,就讓人看到了春天。

    注意到小丫頭們的注視,寧涼瑜微微蹙眉,但片刻之后,他又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只把目光落在旁邊的小溪里,看著幾條錦鯉弄水嬉戲。

    邵晏沒有讓他久等,寧涼瑜一盞茶只喝了一半他就來了。

    “寧四公子光臨,邵某有失遠迎,不知寧四公子前來所為何事?”邵晏抱拳,頗為友好的問好。

    寧涼瑜很有禮貌,他對邵晏起身相迎:“永寧侯客氣了!說來可笑,寧四不過是為一件小事前來......”

    ————————

    因得了侯爺吩咐的緣故,瓔珞一直沒有敢離開。她現在還不敢抄經書,因為她覺得她的字還是拿不出手,索性先練練,等練得差不多了再抄。

    瓔珞短暫的休息了一下就執筆繼續練字了,她沒有用邵晏給她的澄心紙,就隨便找了幾張普通的紙,對著臨摹帖開始練了起來。后來練累了,瓔珞才放下手中的筆,又把桌案收拾了一番,才進來書閣拿了本書看。

    她剛翻了兩頁,就聽到成音在外面敲門:“瓔珞姑娘,侯爺吩咐你去碧辰閣。”

    瓔珞微怔,讓她去碧辰閣?那里不是待客的地方嗎,而且侯爺不是在那里見寧家四公子的嗎?

    瓔珞把書放回原處,走出門的時候成音還在門口等著。

    “成音大哥,你可知侯爺喚我前去所為何事?”不知道為什么,瓔珞心里有些慌。

    成音聞言頓了一下,然后回頭看她一眼,聲音不像以前那樣冷了,好像還帶著些撫慰的感覺:“我也不知,但總歸不是什么壞事,你也不用太過擔心。”

    “哦,謝過成音大哥。”瓔珞低下了頭,伸手揪了揪衣襟上的穗子。

    成音的余光看見了她的動作,他不覺放慢了步子,與小姑娘的距離也不知不覺的拉近了。

    還沒到碧辰閣,離得老遠瓔珞就看見閣里相對而坐的兩個芝蘭玉樹般的人。瓔珞下意識的看了兩眼,心里有些驚訝,這位寧四公子應是她見過的唯一一位能與侯爺氣質相媲美的公子了。

    不同的是,侯爺是清冷的,而這位寧四公子是溫潤的。但兩人又有共同點,其實他們都是那種讓人難以接近的人,不管表面上看起來多么的和煦,骨子里都帶著疏離。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