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破曉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看到這章的小天使不要急,會自動換回來的~么么噠~  邵晏卻沒讓瓔珞過去,任由她和那位傳說中的寧四公子對視了片刻,他就吩咐成音:“帶她回去罷。”

    瓔珞微怔,怎的剛來就叫她回去?

    不過既然是侯爺吩咐的,瓔珞自然沒有什么疑意,所以瓔珞就默默的跟在成音身后離開了。走了幾十步,她回頭,寧四公子還在一眨不眨的看她,依然是剛見到她時的那個姿勢,這么久了,絲毫都沒有變化過,不過眼底卻多了抹瓔珞看不懂的情緒。

    瓔珞心里一震,似有什么不熟悉的闖進了她的心里,她猛地轉回頭,快走幾步跟上成音,再也不敢回頭了。

    一路上她都眉頭緊鎖,這位寧四公子......為何要用那種眼神看她?難道,他認識她?

    注意到瓔珞的心神不寧,成音的臉上滑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擔憂,片刻之后就被他藏了起來,不愿讓瓔珞看見。

    兩人一路無話,直到進了麒麟院,成音才喊了瓔珞一聲。

    瓔珞抬頭去看,成音高大的身子擋住了大半的陽光,把她罩在他的陰影里,這時微風送來一絲涼爽,瓔珞突然就覺得天氣也沒這么悶了。

    “其實,你不必有什么煩惱的。你是侯爺身邊的人,侯爺不會虧待你的。”成音說完這句話,又指了指遠處最高的那個碧辰閣,道:“天塌下來也有高處兒擋著,你的事,侯爺自有計較。”

    瓔珞順著成音的手看了看碧辰閣,又把目光移到成音臉上,面前的人介于少年與男人之間,卻也生的高大偉岸,能為她遮住一片陽光。

    侯爺比成音好像還高一點呢!

    瓔珞笑了,臉側的梨渦剛好展露在成音面前,成音的視線不敢在瓔珞臉上多做停留,就拱手欲走。

    “成音大哥,謝謝你的提點。”在成音徹底離開之前,瓔珞對他說了這句話。

    成音的身形一頓,隨后就若無其事的繼續邁步走了。瓔珞笑笑,他果真是個面冷心熱的。

    邵晏送走寧涼瑜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后的事了。他走出碧辰閣的時候,臉上帶著明顯的不虞。旁邊的小丫頭們都有些犯怵,她們都聽說過侯爺在沙場上浴血奮戰的事,對這個冷面侯爺看都不敢多看幾眼。

    等邵晏的身影離開碧辰閣了,她們才拍拍胸口,小聲嘀咕著:“侯爺適才真嚇人,臉黑的能烙餅了!”

    “跟那位寧四公子一比,咱們侯爺確實有些冷了。也難怪好些姑娘喜歡寧四公子,對咱們侯爺卻避之不及了。”

    邵晏耳尖,輕而易舉就把幾個小丫頭的話都收入耳中了,他對著陳管家說道:“這些小丫頭太過聒噪,陳伯,您看有沒有適合她們的地兒,能調就調吧。”

    陳管家抹了把額上的汗,他是跟著老永寧侯上過戰場的,耳力自然也不差,方才那些小丫頭們的嘀咕也一字不差的落在了他的耳中。侯爺的脾性他是知道的,其實也就是看著嚇人。他真正生氣的時候不多,但生起氣來,誰都得避的遠遠的。

    “哎,老奴知道了,明日就挑些機靈的換了她們。”

    邵晏提步就走了。

    邊走他還邊氣著:對他避之不及?他對旁人倒是無所謂,但一想起瓔珞的那張瓷白的小臉,他就忍不住懷疑自己.....如果,她也對他避之不及呢?

    甚至回到了麒麟院,他還沒有緩過來,一張俊臉還是黑臭黑臭的,成元都被嚇了一跳,他扯著嗓子追著問:“侯爺,您莫不是走路摔了?還是被天上的鳥屎砸了?”

    邵晏凌厲一瞥,成元立馬就拿著把長笤埽,聳著肩噼里啪啦的對著院子里的樹干就是一陣好打。

    邵晏眉心一攏:“你在做什么?”

    成元傻里傻氣笑道:“小的在幫您趕走這樹上的鳥兒,您不知道,我上次打這經過就被這上頭的傻鳥拉了一頭的屎,可把我氣壞了!所以您被鳥屎砸了倒也說的過去。”

    邵晏心里一陣無語,他簡直想把成元吊起來打一頓!他對著成元的心窩子就來了一腳,被成元機靈躲了過去,他還不解氣,轉頭就吩咐:“陳管家腿腳不方便,日后他那里的夜壺就交給你倒了,你小子不是機靈嗎!”

    成元:“......”天哪!他做了什么,侯爺要這樣對他!

    推門進了書房,邵晏沒有看見瓔珞的身影,他想了想,對旁邊的成音說;“等用完晚膳再叫瓔珞過來。”

    成音應了。然后,他躊躇著,為難道:“侯爺,瓔珞那里......”

    邵晏看了眼窗外,夕陽映紅了晚霞,鋪滿了半邊天。

    “她這么聰明,該猜出來的。”

    成音沉默了,她是很聰明,所以心思也比旁人通透,他稍一提點,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想起她的身份,成音的心又揪了揪,良久,在邵晏讓他退下前,他才問:“侯爺,您既然想把她留在身邊,為何又同意寧四公子見她呢?”

    邵晏長嘆了一口氣,手里撫摸著瓔珞用過的毛筆,心不在焉的說道:“讓她見寧四只是讓她先有個心理準備,萬一以后回去了,她還不適應,那就不好了。”

    窗外那幾只被成元趕走的鳥兒又飛了回來,嘰嘰喳喳的,實在是惹人煩躁。邵晏星眸一掃,成音就要去關窗子,邵晏阻止了他。

    “她是首輔府的嫡孫女,身份擺在那里,總歸是要回去的,我不能一直把她困在這里,那就太自私了。”

    “可是,之前不是傳了消息,說寧家六姑娘已經去了嗎?”

    邵晏忽的把手中的筆放下,把筆架都震了一震,他負手而立,幾步走到窗邊,親自關了那扇窗。

    “這就要看寧四的了!”

    室內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還是有點點夕陽透過窗間的縫兒灑進來,落在邵晏的臉上,給他的側臉鍍上了一層金光,那氣質,清貴的不像話!好似只有這世間最美好的人才配與他一起睥睨萬物。

    成音默默的瞧著,心思閃過瓔珞的小臉,突然之間覺得有些.....自慚形穢!

    瓔珞依言放了過去。

    又聽到他問:“聽母親說你讀過書?”

    瓔珞沒想到邵晏會突然問她這個,更沒想到老夫人和邵晏說了這個,一時之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好在她在老夫人身邊待久了,老夫人刻意調.教過,所以回答的也不算怠慢:“回侯爺的話,奴婢先前幸承了老夫人的大恩,僥幸識得幾個字,說讀過書卻是不敢的。”

    邵晏眸色微深,沉默了片刻,道:“過來為我研磨。”

    瓔珞低頭走過去,發現那方赭黃色的澄泥硯已經被研磨開了,只不過磨的不夠細。

    她卷起一小截袖子,侯府里統制的衣服都是廣袖,若是不挽起來就容易把墨汁染到衣服上。

    這種澄泥硯不似尋常的石硯,它是泥制的,所以墨起來沒有這么費事,但是對墨質的細膩程度要求的就比較高,所以她研磨的很認真,絲毫沒有注意到邵晏的視線落在她行動間偶然露出一小截的皓腕上。

    她的肌膚還是那樣的雪白水嫩,絲毫沒有因為這幾年做了丫頭而變得粗糙。邵晏吐出一口濁氣,才僵硬的移開視線,就怕他灼熱的目光不經意間嚇壞了他的小姑娘。

    落在瓔珞眼里又是不一樣的光景,她只見邵晏在很用心的看書,好像要把那頁書徹徹底底看透一樣,遲遲都沒有聽到他翻書的聲音。

    瓔珞不由悄悄抬頭,卻落入星眸之中。

    “侯爺還有什么吩咐嗎?”瓔珞不解道,她還以為邵晏看她是有事吩咐她呢。

    邵晏以手做拳,抵在唇邊輕咳兩下,方才緩解了尷尬。

    “沒有了,你若是無聊的話可以去那邊書閣上拿幾本書看。”邵晏的視線落在書上,但心神卻都聚在小姑娘身上。

    聽了邵晏的話,瓔珞有些不知所措。她一個微不足道的下人,哪里有在主子書房看書的道理!

    許是看出了瓔珞的局促不安,邵晏放下了手中的書,淡淡道:“那把茶端過來吧,正好我有些渴了。”

    瓔珞如得大赦,一手執壺,一手端盞,動作利落又優美的分了一盞茶,輕輕的放在書桌邊。

    她在做這些動作的時候,邵晏的視線一直未離開過她。他至今才知道,原來一個人的風骨與氣質是刻在骨子里的,無論是什么環境都剝奪不了的。

    或許旁人會受境遇的影響,但邵晏知道,他的小妻子不會!

    所以......要不要把他的小妻子送回去呢?邵晏心中糾結著,送回去,他不舍得。不送回去的話,他不忍心讓她受苦,她就應該擁有高貴的身份,享受本該有的一切。

    想到記憶中小姑娘明媚的笑顏,邵晏告訴自己不能自私,他不能因為一己私欲就毀了她的一生。她是首輔府正兒八經的嫡出姑娘,身份擺在那里,品貌也是極佳的,容不得半分覬覦。

    而若是讓她一直在這里做個小丫頭,那她不僅身份受限制,連做他正室的資格都沒有。

    邵晏嘆了一口氣,罷了,明日他就想辦法把她送回去,還要想法子解釋他怎么認得出她的,不然,對她的聲譽多少會有些影響。

    “這里不用你守著了,你先下去吧。對了,不用值夜。”雖然邵晏很想讓他的小妻子時刻呆在他旁邊,但是他舍不得看她有半分累,就看她那樣安靜的站著邵晏就受不了了,所以就開口讓她回去。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