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膩歪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看到這章的小天使不要急,會自動換回來的~么么噠~  一想到有人覬覦他的小姑娘, 他就從心底冒出一團火,一直往上竄, 直把他烤的墨發都焦了,才罷休!

    其實邵晏也忙, 他不僅忙著在幾位皇子中間周旋, 還要忙著打聽首輔府的諸事。

    但首輔府里始終沒有什么動靜, 不得已, 他才安插了人手進去。

    在他看來, 比起把未來小妻子留在身邊,更好的選擇是把她送回去。但是既出了那事, 他已經不大覺得首輔府是個安全的地兒了,好好的一個嫡孫女都能整丟了,明明嫡孫女還在京城。偏生尋了三年都沒有尋著,你說這首輔府能安全到哪去!

    還不如就讓小姑娘待著他身邊呢, 至少, 他能護她一世周全。

    但這總不是個辦法。他決定先查明首輔府的情況, 等探查清楚了,再做打算。

    這樣一來, 他就更忙了。他既然決定把小姑娘出的意外弄明白,就要親自探查。他又交代了下去,首輔府里的每件事都要跟他匯報。首輔府光人口就過百,每日這樣事無巨細的問過一遍,他著實有些疲倦。

    仍是沒有眉目。

    好在有小姑娘在他身邊,會在他倦時及時送上一盞熱茶,會在他煩悶時做一朵可人的解語花,溫聲軟語幾句就能讓他的倦意一掃而光。

    手下送回的消息中,邵晏主要關注了寧家的幾位主子。寧首輔已經年逾七十,已經從朝堂上退下了,現在人還這樣稱呼他大多是尊稱。寧首輔共有四個兒子,三個嫡子一個庶子。寧家主事的是寧首輔的長子,也就是寧瓔的大伯父寧與白,寧與白如今官居三品,是寧家的頂梁柱。

    寧瓔的父親寧與清是寧首輔的幺子,是寧首輔年至不惑才得來的小兒子,自然看的比旁的兒子重些。

    不過寧與清子嗣艱難,只有寧涼瑜與寧瓔兩個孩子。寧涼瑜是他的庶子,聽說是與他的摯愛生的,不過摯愛身份不高,所以生下孩子之后就被寧老夫人送走了,之后寧與清才娶了寧瓔的母親——趙家嫡女,趙問琴。

    趙問琴嫁給寧與清之后,雖然早知曉家中有個庶子,但她對寧與清的愛慕戰勝了一切,還是滿懷憧憬的嫁給了寧與清。

    但寧與清的心不在她身上,趙問琴滿腔的柔情終是慢慢散盡。后來寧與清給了她一個孩子,懷著孕的趙問琴終日看著丈夫每日把摯愛留下的兒子帶在身邊,噓寒問暖,眼里滿是慈愛,卻連一句關懷也不愿意給她。

    趙問琴開始郁郁寡歡,日漸消瘦。生完寧瓔之后,她以為丈夫至少會分一點寵愛給女兒,畢竟她的女兒這么可愛。沒想到丈夫的眼里仍是只有他的兒子。三年后的某一天,趙問琴再也受不了了,偷偷藏起一段白綾,把下人都支了出去,自縊于房梁之上......

    寧瓔沒了母親的時候只有三歲,后來就被寧家老太太接去了,在她身邊養著。

    ——————————

    邵晏看著手里的這些消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這是他頭一次知道他的小妻子在首輔府的生活原來這樣艱難。自幼就沒了母親,父親還是個偏心的,若不是有寧老夫人照顧著,她不知該是怎樣的難過。

    上一世寧瓔沒有怎么提首輔府里的事,提的多的是寧老夫人和寧四,現在想來,寧老夫人應是給了她最多溫暖的人吧。

    可是,為何家中嫡女沒了,寧家人卻只想了法子隱藏呢?

    邵晏下首的一名猶豫道:“主子,小的發現寧家人其實也沒有那么冷漠,寧家六姑娘丟的時候,他們在各地都派人尋了,只不過尋的大多是煙花之地......”

    邵晏的手指在桌面上無意識的輕扣著,他的劍眉微凜,眉宇間有一抹凌厲一閃而過。

    原來如此!

    邵晏心中已經隱隱約約有了答案。一般大戶人家若是丟了女兒,為了女兒的名聲著想,大都不敢報官,只會找人私下尋著,還不能被旁人知道了,所以,寧家尋人的時候隱蔽了些,倒是能理解。

    京城不是沒有發生過貴女被擄的事,一般被擄的貴女都是顏色好的,被那賊膽包天的惦記上了,使計擄了來,賣到煙花之地的時候能換大筆的銀子。

    貴女們都被嬌養在閨閣里,光是一身的細膩肌膚就不是尋常人家養的女兒能比的,再加上她們大都識字,談吐和修養是普通女子拍馬都及不上的。而好些有錢人,只有錢,沒有權,娶不到官宦家的女兒,就格外的惦記。所以一個美貌的貴女,能換得千金也是有的。

    這就催生了那些人販子的賊心,他們擄得一個貴女,比擄上百個普通女子掙得還要多,所以,總是能引人鋌而走險。

    還有些喪心病狂的專門針對年紀小的貴女下手,因為總有些買主的口味比較獨特。

    所以寧家才主要去煙花之地尋人。若是他的小姑娘沒有僥幸進了侯府,而是被那些人擄了去......

    想到這里,邵晏的手緊握成拳,一拳下去,把大理石的桌案都捶的一震。

    在茶室煮茶的瓔珞被這聲巨響嚇得不輕,也來不及擦手,就扣響了邵晏房間的門:“侯爺,您有什么吩咐?”

    聽到瓔珞的聲音,邵晏才稍稍平靜了下來,他低咳了一聲,怕聲音嚇到小姑娘,又緩了一會兒才低聲道:“無事,你且進來罷。”

    小姑娘的聲音軟軟的,帶著濃濃的關心:“侯爺可是累了?”

    邵晏淡聲“嗯”了一聲,用余光偷掃小姑娘一眼,然后抿唇皺眉,輕嘆一口氣:“不知為何,今日頭疼的厲害!”

    瓔珞聞言緊張了起來:“侯爺頭疼?可是夜間凍著了,還是太累了。”

    對于小姑娘的關心、緊張,邵晏很是受用,但他面上絲毫沒有表現出來,仍是蹙眉道:“興許是太累了吧,無事。”

    瓔珞更緊張了:“那奴婢現在去找大夫吧!”

    邵晏搖搖頭:“不是什么大礙,用不著請大夫,若不然母親知道了難免擔心。”

    瓔珞絞絞手指,咬著唇,似是十分為難,深吸一口氣之后才下定決定,毅然決然的問:“那,不如奴婢幫您揉揉額頭?奴婢曾經為老夫人按摩過,指法還算熟練。”

    邵晏沉默了片刻,才又嘆了一口氣,淡聲道:“也只能這樣了,你且給我揉揉。否則今晚又要疼的睡不著了。”

    瓔珞望著她微濕的指尖,有些焦灼,她方才進來沒來得及擦手,現在手上還有淡淡的濕意,不知道侯爺會不會介意......

    邵晏仰面坐在太師椅上,背靠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只等著小姑娘動手。不料,幾息之后,還是沒有感受到那溫熱柔軟的觸感。

    他不由睜開了眼。從他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見小姑娘白嫩的手指交纏在一起,仔細看去,才發現小姑娘的衣襟上還有幾滴茶漬——應是方才煮茶時不小心滴的。

    邵晏嘴角微微勾起,視線落在那染著水氣的柔夷,心里只覺得好笑。

    他覺得他的小姑娘更可愛了,怎么辦!好想把她揉進懷里!!!

    “給我。”邵晏的目光依舊停留在瓔珞的手上,幽幽道。

    “嗯?”瓔珞一愣,沒反應過來。

    邵晏見小姑娘呆呆的,不由眉眼間都帶了抹笑意。他捉了小姑娘的手,握在他的大掌里,那一瞬間,他竟不想放開了。

    小姑娘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奈何他的力氣著實大得很,她愣是沒有躲開,也沒有掙開。

    瓔珞睜著瀲滟的水眸看著邵晏,眸子里寫滿了迷茫與不安,那純潔又天真的模樣,硬是勾的邵晏喉嚨一緊。

    “別怕。”邵晏的聲音帶著與平日不同的沙啞,聽起來很讓人安心,還有種莫名的誘導,讓瓔珞一下子就放下心來——她相信邵晏,所以,不怕他。

    邵晏從身后抽出一方干凈的帕子,動作輕柔的覆在瓔珞的手上,又細細的循著她的手掌的紋路擦到手心,又讓帕子依次卷過她的每根蔥指。

    小姑娘不僅臉生的好,手也生的妙。她的手柔若無骨,握在手里,感覺不要太好,邵晏差點都喟嘆出聲了!她的五指纖纖,凝白細膩,偏偏他的手又大又糙,還是健康的古銅色,這樣一對比,給人一種視覺上的震撼......邵晏突然想起了這雙手扶著他精壯的腰時的感覺——**蝕骨!

    邵晏的呼吸重了幾分。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