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夜探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看到這章的小天使不要急, 會自動換回來的~么么噠~

    瓔珞微怔,怎的剛來就叫她回去?

    不過既然是侯爺吩咐的, 瓔珞自然沒有什么疑意,所以瓔珞就默默的跟在成音身后離開了。走了幾十步,她回頭, 寧四公子還在一眨不眨的看她,依然是剛見到她時的那個姿勢,這么久了, 絲毫都沒有變化過,不過眼底卻多了抹瓔珞看不懂的情緒。

    瓔珞心里一震,似有什么不熟悉的闖進了她的心里, 她猛地轉回頭,快走幾步跟上成音, 再也不敢回頭了。

    一路上她都眉頭緊鎖,這位寧四公子......為何要用那種眼神看她?難道, 他認識她?

    注意到瓔珞的心神不寧, 成音的臉上滑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擔憂,片刻之后就被他藏了起來,不愿讓瓔珞看見。

    兩人一路無話,直到進了麒麟院,成音才喊了瓔珞一聲。

    瓔珞抬頭去看, 成音高大的身子擋住了大半的陽光, 把她罩在他的陰影里, 這時微風送來一絲涼爽, 瓔珞突然就覺得天氣也沒這么悶了。

    “其實,你不必有什么煩惱的。你是侯爺身邊的人,侯爺不會虧待你的。”成音說完這句話,又指了指遠處最高的那個碧辰閣,道:“天塌下來也有高處兒擋著,你的事,侯爺自有計較。”

    瓔珞順著成音的手看了看碧辰閣,又把目光移到成音臉上,面前的人介于少年與男人之間,卻也生的高大偉岸,能為她遮住一片陽光。

    侯爺比成音好像還高一點呢!

    瓔珞笑了,臉側的梨渦剛好展露在成音面前,成音的視線不敢在瓔珞臉上多做停留,就拱手欲走。

    “成音大哥,謝謝你的提點。”在成音徹底離開之前,瓔珞對他說了這句話。

    成音的身形一頓,隨后就若無其事的繼續邁步走了。瓔珞笑笑,他果真是個面冷心熱的。

    邵晏送走寧涼瑜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后的事了。他走出碧辰閣的時候,臉上帶著明顯的不虞。旁邊的小丫頭們都有些犯怵,她們都聽說過侯爺在沙場上浴血奮戰的事,對這個冷面侯爺看都不敢多看幾眼。

    等邵晏的身影離開碧辰閣了,她們才拍拍胸口,小聲嘀咕著:“侯爺適才真嚇人,臉黑的能烙餅了!”

    “跟那位寧四公子一比,咱們侯爺確實有些冷了。也難怪好些姑娘喜歡寧四公子,對咱們侯爺卻避之不及了。”

    邵晏耳尖,輕而易舉就把幾個小丫頭的話都收入耳中了,他對著陳管家說道:“這些小丫頭太過聒噪,陳伯,您看有沒有適合她們的地兒,能調就調吧。”

    陳管家抹了把額上的汗,他是跟著老永寧侯上過戰場的,耳力自然也不差,方才那些小丫頭們的嘀咕也一字不差的落在了他的耳中。侯爺的脾性他是知道的,其實也就是看著嚇人。他真正生氣的時候不多,但生起氣來,誰都得避的遠遠的。

    “哎,老奴知道了,明日就挑些機靈的換了她們。”

    邵晏提步就走了。

    邊走他還邊氣著:對他避之不及?他對旁人倒是無所謂,但一想起瓔珞的那張瓷白的小臉,他就忍不住懷疑自己.....如果,她也對他避之不及呢?

    甚至回到了麒麟院,他還沒有緩過來,一張俊臉還是黑臭黑臭的,成元都被嚇了一跳,他扯著嗓子追著問:“侯爺,您莫不是走路摔了?還是被天上的鳥屎砸了?”

    邵晏凌厲一瞥,成元立馬就拿著把長笤埽,聳著肩噼里啪啦的對著院子里的樹干就是一陣好打。

    邵晏眉心一攏:“你在做什么?”

    成元傻里傻氣笑道:“小的在幫您趕走這樹上的鳥兒,您不知道,我上次打這經過就被這上頭的傻鳥拉了一頭的屎,可把我氣壞了!所以您被鳥屎砸了倒也說的過去。”

    邵晏心里一陣無語,他簡直想把成元吊起來打一頓!他對著成元的心窩子就來了一腳,被成元機靈躲了過去,他還不解氣,轉頭就吩咐:“陳管家腿腳不方便,日后他那里的夜壺就交給你倒了,你小子不是機靈嗎!”

    成元:“......”天哪!他做了什么,侯爺要這樣對他!

    推門進了書房,邵晏沒有看見瓔珞的身影,他想了想,對旁邊的成音說;“等用完晚膳再叫瓔珞過來。”

    成音應了。然后,他躊躇著,為難道:“侯爺,瓔珞那里......”

    邵晏看了眼窗外,夕陽映紅了晚霞,鋪滿了半邊天。

    “她這么聰明,該猜出來的。”

    成音沉默了,她是很聰明,所以心思也比旁人通透,他稍一提點,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想起她的身份,成音的心又揪了揪,良久,在邵晏讓他退下前,他才問:“侯爺,您既然想把她留在身邊,為何又同意寧四公子見她呢?”

    邵晏長嘆了一口氣,手里撫摸著瓔珞用過的毛筆,心不在焉的說道:“讓她見寧四只是讓她先有個心理準備,萬一以后回去了,她還不適應,那就不好了。”

    窗外那幾只被成元趕走的鳥兒又飛了回來,嘰嘰喳喳的,實在是惹人煩躁。邵晏星眸一掃,成音就要去關窗子,邵晏阻止了他。

    “她是首輔府的嫡孫女,身份擺在那里,總歸是要回去的,我不能一直把她困在這里,那就太自私了。”

    “可是,之前不是傳了消息,說寧家六姑娘已經去了嗎?”

    邵晏忽的把手中的筆放下,把筆架都震了一震,他負手而立,幾步走到窗邊,親自關了那扇窗。

    “這就要看寧四的了!”

    室內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還是有點點夕陽透過窗間的縫兒灑進來,落在邵晏的臉上,給他的側臉鍍上了一層金光,那氣質,清貴的不像話!好似只有這世間最美好的人才配與他一起睥睨萬物。

    成音默默的瞧著,心思閃過瓔珞的小臉,突然之間覺得有些.....自慚形穢!

    瓔珞再也不敢亂動了。

    這時候忽然聽到樓下有些喧鬧,仔細聽可以聽到一群少年的聲音,聽起來,他們像是要上樓來。

    瓔珞和成元他們站在離樓梯口不遠的地方,沒過多久就見到一群著玉冠華服的少年們相伴來到了樓梯口,他們共有四人,約莫都是十七八歲,各個都是芝蘭玉樹、英姿非凡,一看就知道是書香門第或者是勛貴子弟,好些下人都伸著脖子偷看了幾眼,瓔珞聽到隔壁房間門口的小廝激動的跟他同伴說道:“這是京城四公子!沒想到今日竟有幸見全了!”

    從瓔珞的角度看,恰能看見一個尤為俊美的少年圾步而上,他的膚色較旁人略白一些,墨發用玉帶高高豎起,劍眉星眸,薄唇紅潤,端的是一副好相貌。他行動間如行云流水,優雅至極,比旁人都多了些氣韻,生生把身邊的人都比了下去。

    有人喚他:“涼瑜兄,聽說昨日你寫的策論叫周夫子看見了,被周夫子夸的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我等可要一覽風采,好好拜讀一番呀!”

    寧涼瑜抿唇一笑,那一刻仿佛讓人看到了仙輝,圣潔干凈的不像話。

    他輕輕道,聲音就像清泉流過山澗的石頭一樣,好聽的緊:“諸兄莫要取笑涼瑜了,涼瑜不過是班門弄斧,說起來策論寫的好的人當屬弱蕓兄。”

    那位被稱作弱蕓兄的人本來臉色不大好,不知是不是聽到旁人只夸寧涼瑜的緣故,但聽到寧涼瑜說的話之后,他才面色稍霽。

    寧涼瑜笑的越發溫和了,路過甲字號房間的時候,他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兒,甜甜的,仿佛就在鼻尖,卻又叫人捉摸不到。

    寧涼瑜步子一頓,低頭就看見一個小姑娘安靜的站在一個小廝身后,小姑娘帶著帷帽,面容看不真切,卻叫人覺得氣質很好。

    恰這時,正有一陣微風吹過,不知是少年們行走間帶的微風還是未闔上的窗間吹進的,帶起了小姑娘帷帽的一角,讓那小巧可愛的下巴露了出來,那點莫名勾人的紅唇也展露在他面前,同樣落入寧涼瑜眼中的,還有小姑娘奶白的肌膚......

    寧涼瑜心神一震,他竟然覺得這小姑娘與她很像!

    又看了小姑娘一眼,見她還是微低著頭,穿著不知哪個府上統制的丫頭衣衫,寧涼瑜在心里搖搖頭。

    ......再像,也不是她!他已經把她弄丟了三年,這些年他也見過不少與她有些相似的人,所以如今再遇到這種情況,他能十分平淡的告訴自己莫要幻想,反正結果都只是無限的失落而已。

    那個他喚作妹妹的人,已經離開了他三年,叫他每日都活在愧疚后悔里,卻又隱隱又被某種不知名的情緒糾纏著。

    寧涼瑜收回目光,邁著長腿進了早就定好的房間,再也不去看那小姑娘一眼。房門關上之前,他還聽到隔壁的小廝不遺余力的夸贊他,說他氣度好,謙讓有禮,他只笑笑就示意跟過來的下人關了房門,那一刻,外面的一切都與他不再有任何關系。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