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夢


小貼士: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看到這章的小天使不要急, 會自動換回來的~么么噠~

    瓔珞看了看天色,麒麟院已經掌燈了,她有些詫異:“侯爺,這樣晚了您還出門?”

    邵晏點點頭:“宮里出了些事, 皇上連夜召大臣前去商議。”

    可是, 侯爺不是一介武將嗎, 怎么這事卻要他去?

    邵晏仿佛能看出她的心思一樣,隨口解釋道:“我雖閑職在家,但官位爵位都擺在那, 你說我應不應當去?”

    瓔珞點點頭, 心知侯爺去了, 多半也就是充個數。她來到麒麟院之后,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一些, 譬如為何侯爺大部分時間都只待在侯府里, 尋常不出去, 也不大見朋友,就是因為侯爺得避嫌, 怕被皇帝猜忌。

    邵晏又吩咐她:“不用給我留門了, 我今晚可能不回來了。”

    “那侯爺您要照顧好自己!”

    邵晏擺擺手:“沒事,成音那小子跟著呢!”

    瓔珞目送著邵晏走出了麒麟院, 心里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白日那事困擾了她一天,她有心想問問邵晏為何要喚她過去, 為何之前還問了“她是否會離開”的話, 為何又叫她露了一面又讓她離開了......還有, 寧四公子,究竟是她的什么人。

    但這些話就好像被封印了一樣,明明就在瓔珞的嘴邊,她卻沒有勇氣把它們問出來。

    侯爺這一出門,瓔珞知道她錯過了詢問的最好時機。

    這一晚,邵晏果然沒有回來。翌日,全京城都傳遍了大皇子圖謀下毒害太子,卻不小心連累了六皇子的事。聽說太子已經醒了,六皇子卻仍昏迷著。

    皇上震怒,當場就削了大皇子親王的封號,親王府也被收回,把他貶為了庶人。

    一時間,滿京城都鬧得沸沸揚揚。

    大皇子是皇上的庶長子,因母妃身份不高,所以他沒能立為太子。聽聞他也是個沉默寡言、與世無爭的,平時好些活動都不參加,也不愛籠絡大臣。

    皇上雖然不重視他,但很滿意他識大體,所以他是眾多皇子中唯一被封為親王的。他大多時間都窩在他的宅子里......任誰都想不到他會做出這種事。

    皇上命了大理寺、刑部、都察院三司并查此事。這是大耀立朝以來最大規模的徹查了。

    刑部的人卻一直愁眉苦臉,監察刑部的是當朝太子,如今太子也被牽涉進了此事,他們無論怎么查都難免有撥弄是非的嫌疑。

    都察院的人面色也不大好看,自大皇子成年以來,皇上就命他協察都察院。后來五皇子成年了,皇上就命五皇子和大皇子一起做監察,他們知道就是因為皇上對他們不放心,怕他們包庇,才整出了這次的三司會審。

    至于大理寺,那是四皇子的地盤。縱觀三司,也只有大理寺的人能面不改色的接過這個爛攤子了。

    五皇子的母妃是寧首輔唯一的女兒,所以五皇子背后的勢力還算強硬。但他耽于美色,溺于酒色,成天浪蕩,惹得皇上很是不喜——都察院真正有實權的還是大皇子。

    論起來,五皇子還是瓔珞的表哥。

    而四皇子,他的母妃是平國公晚年得來的女兒,自小捧在手心里寵著。后來在圍場上,平國公為救皇上,廢了半臂。皇上就把平國公的女兒接進了宮,剛入宮就給了她貴妃的分位,當時還惹得好些妃子眼紅。

    四皇子自然是除了太子之外最受寵的人了。

    當提起那個至今昏迷不醒的六皇子,眾大臣都忍不住可憐幾句。這六皇子著實是個可憐人呀!當年皇上一眼瞧中了一個貌美如花的人兒,奈何把嬌花接進宮之后她卻一直郁郁寡歡,無論是皇上賜她綾羅珠寶還是升她的位分,她從來都沒有笑過一次。

    懷六皇子的時候她甚至還差點輕生,被宮人發現了,才救了回來。后來六皇子出生以后到底是帶了弱癥,自小就羸弱不堪,聽說伺候他的宮人都不敢大聲說話,就怕一不小心嚇懷了他。

    后來皇上對這個兒子也沒有眾人想象的關心,甚至有些放任的感覺,讓一眾大臣都在猜測:莫不是皇上其實喜歡六皇子喜歡的緊,卻怕帝王對孩子的過度寵愛會給他的孩子招來禍端,所以才這樣?

    所以,當知道昏迷的那個是六皇子的時候,他們都忍不住擔心,六皇子會不會就因此醒不過來了......當今太子和六皇子中的一樣的毒,如今太子都醒了,六皇子卻一直昏迷在床,面色發青。問診出來的太醫俱是搖搖頭,說只能看六皇子自己的造化了。

    這事發生的蹊蹺,皇上自己也明白,所以才讓人徹查。

    發生了皇子自相殘殺的事,皇上心里不爽,自然也不能叫這些官員好受。所以事情一發生,他就大手一揮,大晚上就把眾官員都叫了過來,還說什么時候商議出結果了,他什么時候放他們回去。

    邵晏就沒能回去。

    偏偏還有人提了一句:“如今三司受各皇子監察,難免有包庇之嫌。依臣之看不如派位公正無私的官員全程跟進,圣上意下如何?”

    皇上摸著胡子琢磨了半天,才點頭同意:“那人選就交給諸位愛卿了。”

    大臣們商議了一兩刻鐘,才得出結果;“臣等以為少傅之子蔡平央、右侍郎儲慎皆是品行良好之人,其二人可共同協助破案。”

    邵晏瞇起了眼,若不是有上輩子的記憶,他還不知道,這蔡平央表面上是太子的人,實際上他是四皇子的人,至于儲慎——邵晏抿了唇。

    皇上略一思索,剛點頭答應,就聽到那位右侍郎儲慎上前一步,進言道:“臣以為茲事事關重大,臣恐辦事不成,還請皇上再指派一人。”

    皇上一挑眉:“愛卿以為誰堪當此任?”

    儲慎環顧大殿一周,最后指了角落處的一個人:“永寧侯邵晏!”

    皇上面色變換了幾番,笑著同意了儲慎的提議,最后他又問了一遍:“諸位愛卿可有疑義?”

    大殿上的眾臣都惶恐的搖搖頭,生怕他們有什么意見就被皇上派去做壯丁。皇上見沒有人說話,就甩甩衣袖離開了,走之前還特地往邵晏站的角落瞄了眼。

    于是邵晏就在宮中留了整整兩日。事情依舊毫無進展。人證物證俱在,大皇子下毒的事鐵證如山,但皇上不愿相信自己的兒子會向另外幾個皇子下手,就拘了大臣們一日,多拘了邵晏他們三個一天。

    第三日,邵晏才得空回了一次府。不過他不是一個人回來的,他的身后還跟著蔡平央、儲慎二人。

    蔡平央和儲慎都回了各自家中換了一身常服,才跟著邵晏來侯府。

    邵晏回來的時候正是晌午,瓔珞正在小廚房為老夫人做菜,聽到成元說侯爺回來了,就多做了幾道。

    等她做菜好之后,成音過來幫她拎了食盒,老夫人那份是她派了小丫頭來取的。

    一進正廳,瓔珞就被端坐著的三個黑衣大漢嚇了一跳。不是只說侯爺回來了嗎,這兩人又是誰?!

    蔡平央年約二十五六,生的眉眼細順,又比旁人白些,乍一看有些女氣。他平生最煩的就是被說女里女氣,所以他穿衣只穿深色的衣服,今日穿的就是玄色的袍子,也沒系玉冠,頭發用手腕粗的赤鎏瓔束了,倒是平添了一絲英氣。

    巧了,今日儲慎穿的也是黑色錦袍,較之蔡平央,他生的頗為英氣,看起來有些俊朗。他比蔡平央大些,也有二十七、八了。這般年紀就做到右侍郎的位置,著實不易,看的出來他是個人物。

    邵晏之前穿的是官服,一回來就換成了最舒適的衣服,也是一件玄色的,領口袖口都有暗紋祥云。

    《侯爺他是重生的》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www.ehyemb.live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隨機推薦:

江西快三走势图